时时彩走势图 > 仙都信息页 > 仙都章节目录
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我要推荐 TXT下载 报告错误 返回目录
选择背景颜色:   选择字体大?。?/span> font1 font2 font3

正文 第一百零一节 朝天一炷香

    藏身镇柱被毁,樊鸱沦为无主孤魂,不得镇柱庇护,肉身撑不过一时三刻便即溃散,仍化作奇气散去,意识荡然无存,这是他竭力避免的后果。托身魏十七乃是迫不得已之举,亦是唯一的生机所在,放眼深渊,哪里还寻得到第二根空空如也的镇柱,故此虽不愿承认这位新主人,樊鸱仍然选择了受制于人。只是万万没想到,这位新主人唤自己出手,第一遭就对上平等王麾下数一数二的悍将,李涉江十万血翎,身化火凤,岂是易与之辈,更令他意想不到的是,一根“九头穗骨棒”,与奇气相合,九头蛇诸般天赋神通召之即来,得心应手。

    李涉江被困于“血域樊笼”,为天地法则所制,此消彼长,若再打不杀他,樊鸱干脆买块豆腐一头撞死算了!

    怒从心中起,恶向胆边生,压抑多时的憋屈尽数发泄出来,樊鸱趁对方血气翻涌之际,错步闪身,凭空消失,下一刻晃在李涉江之后,抡起九头穗骨棒狠狠砸下,四下里血柱若隐若现,扭曲变幻,“血域樊笼”似乎承受不住这一击之威,行将溃散。

    魏十七心下了然,樊鸱固然全力出手,却也不乏掂量自己的意图,他将双肩轻轻一摇,眸光幽深,星云缓缓转动,一刹那灭去无数星辰,又诞生无数星辰,十恶命星轰然坠落,星力灌注于樊笼,护住这一方天地。

    李涉江脑后生风,临危不惧,舌顶上颚暴喝一声,血翎蜂拥而起,化作一根不方不圆的短棍,朝天一炷香,有如神助,不偏不倚点向九头穗骨棒。二般兵器轰然相交,李涉江双臂巨震,血翎一片片剥落,化作血气投入体内,樊鸱闷哼一声,噔噔噔噔连退十余步,眼珠凸出,呲牙咧嘴,没有占到什么便宜。

    捕风捉影,瞬息挪移,这是他的拿手好戏,无往而不利,只是近来流年不利,先受挫于“诛仙”金符,又被血翎短棍架住,难不成他跟错了人,此消彼长,已然落伍了?樊鸱心中闪过一丝异样,将九头穗骨棒一摆,九头蛇虚影再度暴起,一道道神通接连落下,打得李涉江左支右绌,疲于奔命。

    九头蛇神通依三数而发,蛇头所向,眸光所聚,或喷吐血气,或引爆骨肉,或惊天一击,更有依次合拢一十八只蛇眼,酝酿许久的大神通,前有大蛇,后有强敌,更受制于“血域樊笼”,李涉江厉声长啸,浑身上下都是破绽,樊鸱趁机一棒捅在他后心,打得他跌了个踉跄。

    跌了个踉跄只是表象,樊鸱乃镇柱镇将,气力大得异乎寻常,九头穗骨棒又是开山裂地的大杀器,李涉江肉身几近崩溃,拼命催动血气,才死里逃生,从灭亡的边缘拉回。谁知才出虎口,又入狼窝,九头蛇六个脑袋齐齐转向李涉江,眸光森然,灼灼如九幽鬼火,毫无征兆,巨力凭空而将,将李涉江死死压住,双手十指扭曲变形,劈啪作响,逐寸逐分炸将开来,血肉模糊,转眼延伸至腕肘,夺取他最后一点生机。

    大局已定,稳操胜券,樊鸱抡动九头穗骨棒,只一下便将李涉江砸成肉饼,脸上露出满意之色,收敛奇气,将九头蛇虚影隐去,举到眼前看了又看,爱不释手,捋起衣袖擦拭干净,颇有些恋恋不舍。好东西,有这根棒头在手,如虎添翼,他向来是个赤手空拳的穷光蛋,何曾用过这等好东西!

    魏十七摆摆手,轻描淡写,命他暂且保管九头穗骨棒,好生琢磨,见不得光的东西就凑在一起吧,也算是给他点甜头,下次再唤出来帮手,省得拉长了脸,一副惫懒的死相。他催动青铜镇柱,撒出一道黄光,将樊鸱连人带棒收去,又放出“深渊之子”,匆匆卷去李涉江遗下的血气,重重封印,纳入蛇皮储物袋,埋于参天造化树下。

    一一安置妥当,不留破绽,魏十七这才撤去“血域樊笼”,落于深渊之中。

    当魏十七施展手段,将李涉江凭空挪去,魏蒸看在眼里,暗自窃喜,李涉江凶名在外,对付他绝非易事,此战旷日持久,无论谁最终胜出,都将元气大伤,他只须施展雷霆手段,将契、莫二人击毙,夺取“转轮镇柱”,便可以逸待劳,进退去留随机应变。

    莫澜压下体内剧毒,抽取千枝万叶血气丹中磅礴血气,节节贯穿,江河长流,恍惚间回复鼎盛之时的战力。但外物终究是外物,血气种种细微变化付之阙如,只能大刀阔斧冲杀一番。她活动一下筋骨,深吸一口气,抬脚踢起一块巨石,重重一拳轰去,“喀喇”一声响,崩作无数拳头大小的碎石,血气缠绕,如离弦之箭,直奔魏蒸而去。

    不敢近身鏖战,只会使些小伎俩,魏蒸身形微晃,闪身避开,不想碎石不依不饶,急速转向,洪流般席卷而至,铺天盖地压下。退让游斗拖延时间,正中对方下怀,他伸手张开一层薄如蝉翼的血气,将碎石尽数挡下,脑后风声忽起,莫澜已趁机迫近,腿力腰力齐发,扭身挥起一道手鞭,急挥而下。

    这道手鞭疾如风雨,近在咫尺,魏蒸侧转身举臂相迎,“啪”一声脆响,莫澜倒飞而回,接连撞倒十余棵参天古木,一条右臂软绵绵垂下,血气从毛孔逸出,扭曲破损的筋骨迅速复原。魏蒸面无表情,臂膀如铜铸铁打,纹丝不动,被手鞭劈中处缓缓破开一道创口,皮开肉绽,细小的血珠冉冉升起,化作氤氲血气,消散于空中。

    “能伤我些许,非汝之力?!蔽赫舻屯房戳艘谎?,伸手轻按,创口严丝合缝,回复如初。他似有些恼怒,举步上前,落足处大地震荡,隆隆回响,土石四下里翻滚,草木生灵尽皆摧折,无一幸免。

    莫澜仗着血气浑厚,取之不尽用之不竭,五指凌空一抓,血气喷涌飞旋,凝成一颗鹅卵大小的赤珠,血符交织勾连,呼吸间叠加了百十层,一涨一缩,颤巍巍有如活物。她咬紧牙关,毫不犹豫振臂掷出,赤珠离手化作一道血光,星驰电掣击向魏蒸,血符急速闪动,孕育着毁天灭地的大威能。

    本书来自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目录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章节有错,我要报告! | 加入书架 | 加入书签 | 我要推荐

  • 端午节,跟随习近平找寻中华民族“精气神” 2019-03-17
  • 2016,大学校长的最后一课 2019-03-17
  • 定格——西部网图片频道 2019-03-08
  • 西藏职业技术学院全面推进毕业生就业创业 2019-03-08
  • “西瓜足迹”瞎掰与“晒的虚荣” 2019-03-04
  • 亚冠18决赛首回合最佳阵容:哈维坐镇 曾诚中超独苗 2019-03-04
  • 【回复:四两寻找哀鸣之问】为什么一直辛苦劳作的农民没有富起来?专家解释的4点原因很靠谱 2018-11-08
  • 安徽将开展A级旅游村评定工作 推进乡村旅游扶贫 2018-10-16
  • 第十届环球企业领袖圆桌会 2018-07-31
  • 350| 809| 488| 502| 150| 336| 936| 175| 941| 342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