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时彩走势图 > 凡世歌信息页 > 凡世歌章节目录
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我要推荐 TXT下载 报告错误 返回目录
选择背景颜色:   选择字体大?。?/span> font1 font2 font3

正文 第三十八章 背叛者

    沈飞犹豫了一阵,他觉得罗刹族的毁灭非同寻常,似乎处处充满着谜团,圣城坍塌的时候自己和俊雅年纪都还小,能够记住的事情有限,需要找到年纪更大一些的人问一问才行。,: 。

    沈飞想到了沈腾,沈腾和自己一样都是罗刹族的王族,对于当年的惨剧他应该知道的比谁都清楚,可为什么一直都不说呢?

    沈飞产生了怀疑,开口问道:“俊雅,有个问题,你和沈腾认识了这么久,难道没有听他说起过当年的事情吗?!?br>
    “刚见面的时候沈腾说过一次,他说自己当年正在东海上漂流,因为人**队到来的时候没有在城中才免于了一死,等回到圣城的时候,那里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了?!?br>
    “他在外地?你不是说罗刹族人禁止离开居住地吗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,也不是没有特例的吧,反正底层的罗刹族人是严令不许离开居住地的?!?br>
    “背叛者是国王亲近的人,沈腾当年也漂流在外,如此说来,虽然底层罗刹族人禁止离开圣城,但是皇族似乎可以?!?br>
    “有可能,毕竟皇族与百姓是不一样的,他们的体内流淌着最纯正的血统,拥有许多我们没有的特权,只是百姓并不了解皇族们的生活,也不清楚他们的故事?!?br>
    “俊雅,你们家当年是做什么的?!?br>
    “我父亲是猎户,当年大多数的族人都是猎户,只有少数人种地,少数人能够成为士兵?!?br>
    “俊雅,你说罗刹族和普通人类结合,生出来的孩子有没有红眼???”

    “怎么,你还要与那个‘女’人生孩子!”好不容易语气缓和点的俊雅语调又提高了八度。

    沈飞知道触了她的逆鳞,连连摆手道:“不不不,俊雅你误会了,我是在考虑你刚才的话!若真的皇族中人拥有特权能够离开罗刹族领地,那么他们必然会接触到人类的‘女’孩,身在异地,人生地不熟,与一个‘女’人单独相处久了很容易产生感情,万一生出来孩子你说会怎么样呢,会不会也是火红眼?!?br>
    “这个我不知道,但我想这个孩子的存在是不被允许的,因为罗刹族是最讲究纯血的民族,非纯血的婴儿会遭到处决,被杀死?!?br>
    “会不会因为有了自己的孩子,而国王又执意要杀死孩子,所以才会产生叛变呢?!?br>
    “你的想象力可真是丰富,甚至可以说是天马行空,但我觉得你说的情况并不存在。因为罗刹一族的体质极为特殊,罗刹族人在‘激’动的时候产生的力量是正常时的十倍甚至百倍,这股突然爆发的力量是需要良好的身体素质来匹配的,人类的母亲没有这种身体素质,所以即便与罗刹族男‘性’结合,也不能生出孩子,因为孩子在初生的时候是‘精’神最紧张的时候,火红眼是一定会开眼,会将人类母亲的‘子’宫撕碎的?!?br>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你说的有道理?!碧丝⊙诺幕?,沈飞恍然大悟,难怪得到童子金身之前自己便展现出了超常的恢复力,原来不单单是‘药’人平日里拿自己试‘药’导致的,还与自己身为罗刹族的特殊体质有关系。如俊雅所说,狂暴的力量需要足够坚韧的**承载,罗刹族正是因为体质特殊,才能承受火红眼带来的异力,普通人不能承受。

    如此说来,罗刹族和正常人确实不可能生育孩子,起码罗刹族男子和普通人类‘女’子不可能。沈飞转念一想,但罗刹族‘女’子还是有可能和人类的男子生孩子的啊,叛徒有没有可能是个‘女’人呢。

    沈飞想的很多,他一向都善于思考,罗刹族灭族的原因始终笼罩着层层的谜团,自己想要最终找到真相只能将其一层一层地拨开,他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,感觉知道真相对自己来说未必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沈飞不知道自己的预感是不是对的,他现在知道的是,屠灭罗刹族的凶手已经找到了两个:一个是当年的领兵统帅上官虹日;一个是当朝皇帝拓跋珪。这两个人是罗刹族覆灭的‘操’刀者,定然需要为此付出代价。

    “俊雅,你说咱们种族如此强大,怎么就被区区人类的几十万大军给覆灭了呢?!?br>
    “这个问题其实我已经思考了很久,我觉得罗刹族人虽然好战,但是缺少统一的秩序,不太服从管理,导致集团化作战不是敌人的对手;此外,在人国的军队到达之前,罗刹族已经几百年甚至上千年没有经历战‘乱’了,我们长期活在一个封闭的环境下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,不了解外人的冷酷,这在战争的初期是很吃亏的,有许多族人都遭到了莫名的杀害,有更多人甚至误以为人国的军队是救世主,是来拯救他们不用一直被圣城困住的?!?br>
    “真的有人有这种想法吗?!?br>
    “当然会有,你知道一个人被憋久了会觉得外面的世界什么都好,其实恰恰相反,罗刹族的高墙是?;ぷ迦说闹匾侄??!?br>
    “哎,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晚了?!?br>
    “人便是如此,只有失去了才知道珍惜?!?br>
    “俊雅,你还记得什么吗,都说出来吧?!?br>
    “我记得家乡的草地是翠绿的,我记得‘花’朵是鲜‘艳’的,空气是清新的,天空是蓝‘色’的,池塘是清澈的。我记得自己经常坐在白虎的背上跑来跑去,记得父亲给我编织的草鞋很合脚,记得山川河流中飘‘荡’回响着歌声,我记得族人打架的时候像是互相有着深仇大恨,不打架了又能坐在一起喝酒聊天,我记得看得见的城池如同堡垒一般庇护着我们生存繁衍,城池坍塌了,堡垒就碎掉了,我们幸福美好的生活也就没有了?!?br>
    “听你这么一说,我好想也回忆起了当年的人和事?!?br>
    “你当然能够回忆起来,五岁的年纪其实已经记事了,更何况你是罗刹族的皇族,皇族是纯血一族,有着非同小可的身体能力,应该是过目不忘的,应该是从睁开眼睛的那一刻开始就能够牢牢记住世界真实样子的,应该是牢记一辈子永远不可能忘记的。沈飞你有没有想过,或许你压根不是年龄小忘记了当年的事情,你是因为那段记忆太痛苦,不愿意回想起来才故意忘记的。你和我不一样,你是王子,过着最为优厚富足的生活,享受着众星捧月的优待,圣城的坍塌对你的影响应该是最大的,可你却好像没事人一样,好像对过去的事情完全不记得一样。你有没有想过,可能是那段时间过得太痛苦,你故意将所有记忆封闭起来了呢;又或者为了保存自己,让自己能够在人类世界活下来,故意将记忆封锁从而不至于引自己发狂。沈飞哦,你不觉得自己一直很奇怪吗,明明身为罗刹族却对同族毫无感觉,作为流落异乡之人,作为被灭绝了百分之九十九的种族的王者后裔,你的表现明显不正常?!?br>
    “轰??!”如同五雷轰顶,俊雅的话让沈飞一瞬间愣住,他感觉到记忆深处一道关闭已久的‘门’因为俊雅的提示而慢慢打开,有很多很多画面就那样清晰地涌出来。

    “不要啊,不要啊,不要??!”沈飞感到头痛‘欲’裂,沈飞本能地拒绝那些画面,他甚至无法抑制地颤抖起来,冷汗流了一身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这样?!笨⊙糯幼雷拥哪且煌飞斐鍪?,攥紧了沈飞转瞬间湿透的手掌,“沈飞哦,你对人类并非没有恨,只是你将这股恨意封存了起来,封的严严实实不仅外人看不到,自己也看不到!这是一种很好的伪装,让你成功存活下来甚至从人类那里得到力量,是时候揭开封印了,揭去历史的面纱拥抱事情的真相,是时候肩负起复兴罗刹族的责任了,是时候了,只要你醒来,我会不离不弃地陪在你身边,心甘情愿地为你做牛做马!”

    “俊雅!”沈飞抬起头,望向俊雅的目光有些改变。

    “沈飞,上次你离开后我想了很久,我觉得一个罗刹族的王子不会像你这样对族人毫无亲近的感觉,甚至本能的抗拒。我觉得是生存的本能导致你如此的,为了在人类的社会里活下去,你只能委屈自己,将过去全部掩埋,装成普通人的样子苟且偷生,只有如此才能保证自己活下来,这是求生的本能,长时间如此导致你抗拒罗刹族的一切,甚至抗拒承认自己就是罗刹族这一事实,你该醒一醒了,找回记忆中的真相率领罗刹族人反攻人类。

    你是最有可能完成这项艰巨使命的人,因为据我所知现存的皇族只有你和沈腾两个,而沈腾因为被南海的冰水泡了身子,已经不再是个正常的男人,只有你,只有你最有希望成为罗刹族新任的国王,带领剩下的族人反攻人类,重现罗刹族昔日的辉煌?!?br>
    “沈腾已经……”沈飞惊呆了,暗道难怪沈腾举止怪怪的,原来是在冰水里泡坏了身子,转念一想,松开了握着俊雅的手,“这么‘私’密的事情你怎么知道的?!?br>
    俊雅看着沈飞冷漠的表情痛苦地笑起来:“你嫌我脏是不是啊?!?br>
    沈飞沉着脸,不发一言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只要是同族我就来者不拒,因为那是我的亲人,是能带给我温暖的人。当时,沈腾替大皇子办事来到我这里,一眼就看到了我手绢上的纹饰,由此找过来。知道他是同族之后,我兴奋地全身发抖,就像那一日见到你一样想都不想就抱紧了他,想不到你们两个都很特别,一个压根就不行,算不上是个男人;另外一个像个禁‘欲’的和尚,对老婆以外的‘女’人不感兴趣?!彼底潘底?,俊雅笑了起来,笑的‘花’枝‘乱’颤,眉飞‘色’舞,也不知是在笑他们还是在笑自己。

    “原来那天离开的时候你说的是真的?!鄙蚍傻纳衾淞讼吕?,不知为什么心里面有些难受,是那种某种期待被打破的时候产生的特有的难受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自己高高瘦瘦的很特别?你想太多了!对于我轩辕俊雅而言,什么样的男人没有见过,什么样的男人没有睡过!外在的长相已经不能吸引到我了,让我感兴趣的是男人的本质,或者说,他与我的共‘性’?!?br>
    “俊雅……”

    “沈公子,话说了这么多,该知道的你也都知道了,你还有最后一个机会,靠近我或者离开我,由你自己选。我轩辕俊雅可以再退一步,你割舍不掉与人类的感情没关系,只要你现在过来给我温暖,我就愿意抛弃一切,给你做牛做马?!?br>
    望着俊雅充满妩媚的脸,沈飞感觉自己的心被刺痛了,他从俊雅无所谓的谈吐中感觉对方是在谈一场‘交’易,感觉长久的磨难已让对方没有了真正的感情,他叹了口气,恳求道,“俊雅,再给我一些时间好吗,别让我在彻底离开你和彻底接近你之间做选择,你知道被‘逼’着做出的选择不能持久??⊙?,我虽然想起了一些过去的片段,但毕竟从小接受人类的抚养,拜人类为师,有人类的朋友和妻子,我需要时间,我需要时间考虑你说的事情。

    可以吗,给我些时间,让我认真思考一下,在此阶段我们像朋友那样相处,不好吗?!?br>
    “在异乡见面的好朋友!”俊雅又一次笑起来,笑的有些伤感,“可笑?!?br>
    “俊雅,你为什么一定要‘逼’我呢!”

    “我是希望你能够回头?!?br>
    “我永远不可能像你一样?!?br>
    “沈飞!”

    “怎样!”

    “你是在嫌我脏吗?”

    沈飞沉默,目光产生了瞬间的回避。

    俊雅歇斯底里地笑起来:“你可以嫌我脏,我也确实很脏,正因为被人类‘弄’脏了身体才无论如何都要报复他们。你一直在接受他们的好处,当然不会像我一样,所以咱们压根不是一路人?!?br>
    “俊雅,不要忘了我们是同族?!?br>
    “那又能怎么样呢,恐怕你已经在嫌弃罗刹族的身份了吧?!?br>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!?br>
    “沈飞哦,你听说过轩辕氏吧,据说上古神魔大战的时候,战胜蚩尤的黄帝便是姓轩辕的。而轩辕仅仅是罗刹族中的普通人而已,在那之上还有王族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目录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章节有错,我要报告! | 加入书架 | 加入书签 | 我要推荐

  • 【回复:四两寻找哀鸣之问】为什么一直辛苦劳作的农民没有富起来?专家解释的4点原因很靠谱 2018-11-08
  • 安徽将开展A级旅游村评定工作 推进乡村旅游扶贫 2018-10-16
  • 第十届环球企业领袖圆桌会 2018-07-31
  • 563| 441| 147| 569| 690| 547| 270| 459| 133| 513|